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河海的博客

用相机记录世界的瞬间 , 用文字表达人生的感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说甜  

2009-01-09 18:58:0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史前时期,人类就已知道从鲜果、蜂蜜、植物中摄取甜味食物。后发展为从谷物中制取饴糖,继而发展为从甘蔗甜菜中制糖等。制糖历史大致经历了早期制糖、手工业制糖和机械化制糖3个阶段。

早期制糖阶段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制糖的国家之一。早期制得的糖主要有饴糖、蔗糖,而饴糖占有更重要的地位。

制饴 将谷物用来酿酒造糖是人类的一大进步。中国西周的《诗经·大雅》中有“周原膴膴,堇荼如饴”的诗句,意思是周的土地十分肥美,连堇菜和苦苣也象饴糖一样甜。说明远在西周时就已有饴糖。饴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制造出来的糖。饴糖属淀粉糖,故也可以说,淀粉糖的历史最为悠久。

饴糖是一种以米(淀粉)和以麦芽经过糖化熬煮而成的糖,呈粘稠状,俗称麦芽糖。自西周创制以来,民间流传普遍,广泛食用。西周至汉代的史书中都有饴糖食用、制作的记载。其中,北魏贾思勰所著的《齐民要术》(第89篇“饧”)记述最为详尽。书中对饴糖制作的方法、步骤、要点等都作了叙述,为后人长期沿用。时至今日,这类淀粉糖的甜味剂仍有生产,也有较好的市场,在制糖业中仍有一定地位。但通常所说的制糖是指以甘蔗、甜菜为原料制糖。

甘蔗制糖 甘蔗制糖最早见于记载的是公元前 300年的印度的《吠陀经》和中国的《楚辞》。这两个国家是世界上最早的植蔗国,也是两大甘蔗制糖发源地。在世界早期制糖史上,中国和印度占有重要地位。

说到糖,我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。在城外的乡村小路上,常常有人挑着一付担子,手中拿着小铁锤和小铁铲这么摇晃着,那清脆的“叮叮”声在阵阵的清风中传送,飘荡在四里八乡。

我在家门口一听到“叮叮”有规律的铃声从远处而来,就知道卖叮叮糖的人来了。这叮叮糖其实就是麦牙糖,只是因为卖糖人手中小铁锤和小铁铲互相撞击发出的声响,才因此得名。在上个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割资本主义尾巴风潮正风起云涌般席卷大地,不知为什么唯独这种自由买卖一直没有消失,或许这就是个体户的始祖了。

这时候,如果我没有一角几分的零花钱,我就会在家里翻厢倒柜找能够做废物卖的东西,报纸、牙膏皮、废铜烂铁是为首选换糖的东西,如果实在找不到可以换的就把自己拆散的闹钟拿去。等到卖糖人拿起小铁锤“叮叮”敲击铁铲取糖块的时候,我总是在一旁大声嚷嚷,“大一点儿,再大一点。”直到卖糖人也嚷嚷起来,说,“小朋友,别人肯定不会给你这么大块的,不能再多啦。”

吃糖的时候真是幸福时光。两张嘴唇吧叽吧叽响,可得意了,在其他的同学面前也威风许多。在我的记忆中,上海大白兔奶糖是新年的必备品,谁要是身上有几块保证多几个朋友。

三十多年后我在昆明旅游时,在街头与叮叮糖不其而遇,只是当地有另一个叫法:想娘糖。

我的故乡盛产甘蔗。记得小学校的附近有一家轧糖厂。每到轧糖季节,糖味飘香,方圆几公里内都能闻到蔗糖的清香甜味。这时候上课那真是折磨人,一边是上课一边闻着是窗口飘进的糖香,心里就盼望着快快下课。我们几个同学利用课间休息的短暂的时间,急匆匆赶往轧糖厂的生产车间,在隆隆作响的机器旁,在冒着热气的糖浆池边,嘴巴甜甜地叫几声叔叔好,请他从池里舀几块糖给我们。当我长大以后就知道了,制糖方法并不复杂,把甘蔗压出汁,滤去杂质,再往滤液中加适量的石灰水,中和其中所含的酸,再过滤,除去沉淀,将二氧化碳通入滤液,使石灰水沉淀成碳酸钙,再重复过滤,所得滤液就是蔗糖的水溶液了。将蔗糖水溶液放在真空器里减压蒸发、浓缩、冷却,就有红棕色略带粘性的结晶物析出,这就是红糖。想制造白糖,须将红糖溶于水,加入适量的骨碳或活性炭,将红糖水中有色物质吸附,再过滤,加热,浓缩,冷却滤液,一种白色晶体——白糖就出现了。白糖比红糖纯的多,但仍含一些水分,再把白糖加热至适当温度除去水分,就得到无色透明的块状大晶体——冰糖。可见,冰糖的纯度最高,也最甜。

多少年过去了,每当在外地经过轧糖厂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糖香,我就会想起童年时的那些情景,萦绕于心头的是挥不去的童年情结。

十几年前,我的小姨从朝鲜来广州,在她回去的时候,她带了两公斤的糖精走。那时我们国内的生活已经有了较大的改善,在人们的生活里已经不再缺糖,糖精也不在食品中使用了。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映象。

现在,健康生活已经不提倡人们多吃蔗糖了,市面上有的什么叫代糖的东西。我在做菜的时候,曾经使用过代糖,可是其味道总让我有一些不习惯,最后还是选择了不那么健康的白糖做为调味品。当然,蔗糖不能多吃的科学道理我还是记在心里的,做菜的时候尽量少放,不要吃的太甜。俗人都有一个毛病,吃的太甜了,就不喜欢吃苦。或许是年龄大了,科技时代的新产物还一下子不能接受。或许我们的下一代会慢慢地习惯。

有一次我做菜妻儿都说咸了,我又回锅加了一点糖重新端上餐桌。生活大抵如此而已,甜了加咸,咸了加甜,甜咸都是人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